当前位置: 主页 > www.530555.com >

关于韩国的六种谣言_网易新闻

时间:2019-08-21 09:1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这是流传最久的一个谣言,然而其形成也最为令人费解,追索关于江陵端午祭的早期报道可以发现,在当年的报道中就有中国民俗专家出来表示江陵端午祭其实与我们的端午节不是一回事。但这似乎丝毫无碍于这个谣言继续传播。 韩国的端午祭实际上是由舞蹈、萨满祭祀

  这是流传最久的一个谣言,然而其形成也最为令人费解,追索关于江陵端午祭的早期报道可以发现,在当年的报道中就有中国民俗专家出来表示“江陵端午祭其实与我们的端午节不是一回事。”但这似乎丝毫无碍于这个谣言继续传播。

  韩国的端午祭实际上是由舞蹈、萨满祭祀、民间艺术展示等内容构成,这与中国人吃粽子、划龙舟、铁板神算玄机解一肖,纪念屈原是两回事,惟一的相同点是都在中国的端午节期间举行。这个谣言形成的主要原因是人们把申遗当成了注册商标,以为韩国的端午祭一旦申遗成功,中国的端午祭就“侵权”了,其实申遗的内容是一项民间活动,假设韩国申遗的就是韩国的端午节,也丝毫不妨碍中国为中国人的端午节申遗。过去几年申遗之风越刮越大,仅黄帝祭礼一项,国内就有好几个地方同时申遗,有不明真相的记者去问这么多黄帝祭申遗会不会打架,对方回答“他们祭他们的,我们祭我们的,各自都是本地的传统民俗”——可见人一旦涉及到自己的利益还是很清醒的。

  当我们和西方人一样过圣诞节,就会有所谓文化民族主义者痛斥西方的“文化侵略”,而当韩国人和中国人一起过端午节,同样的人们又开始指责韩国偷了中国的东西,可见“愤怒”有时候是一种需要,有没有理由倒是其次。

  广州的《新快报》07年12月12日报道说,汉字“申遗”在韩国已经热了一年多——其实,关于韩国拿汉字申遗的谣言,在国内倒真的是已经流传了一年多。《新快报》声称06年10月10日的韩国《朝鲜日报》就报道,韩国首尔大学历史教授朴正秀经过十年研究和考证后,认为是朝鲜民族最先发明了汉字,他建议韩国政府理直气壮地恢复汉字,并向联合国申请汉字为世界文化遗产。不过,韩联社13日报道说,首尔大学没有名叫朴正秀的教授,而且韩国国内也没有要求为汉字申请世界文化遗产的举动。

  韩国谚文倒是在联合国申遗成功被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不过世界共识谚文是根据蒙古文的八思巴字创造的根本和汉字没关系,谚文的样本在互联网上很容易找到,只要不是瞎子,基本上难以混淆谚文和汉字的巨大差别。

  这一类谣言属于一个历史悠久的谣言类型,大致意思是“某某东西中国人自己不珍惜,外国人已经当成宝贝了”,早些年感慨雷锋精神的缺失,就有人编出“西点军校挂雷锋头像”的谣言,如果有一天中国人不打麻将了,只怕也会有“美国人流行打麻将”的谣言出现。其实在基本的是非判断上,所有现代国家的所有人群水平都差不多,中国人也肯定不会比外国人差,外国人喜欢的不等于我们也要跟着喜欢,毕竟外国也有傻子和无聊至极的人。

  关于风水申遗的谣言就很有上述特征,据称“韩国从2003年开始,就在国立中央博物馆的主导下联合数十个机关促进了风水地理说的世界遗产登记工作,将会在明年内结束登记工作”。这个谣言的出现以后,马上就有热心人士指出中国人自己不珍惜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贝,结果又快要被韩国人抢走了。不过韩国媒体似乎有和中国人较真的爱好,韩国《东亚日报》07年12月很快就出来澄清,韩国国立中央博物馆和文化财厅确认后发现,风水申遗这件事情子虚乌有。

  有媒体报道称韩国准备把中医当韩医去申遗,这也让一些中国人大感惊恐。其实韩国只是要拿一本韩国医书《东医宝鉴》去申请世界纪录遗产。《东医宝鉴》确实记载了很多来自中医的药方和医书,不过这本书和中国的《本草纲目》差不多,其历史意义大于科学意义,申遗成功也不等于被医学界所接受。《东医宝鉴》申遗成功后,韩国医师协会即发表《关于

  申遗的评论》,文中指出“《东医宝鉴》中记载了很多类似‘成为隐形人的方法’、‘看到鬼神的方法’等完全不符合今天常识的内容”,文章还宣称,“《东医宝鉴》申遗成功并不意味着世界承认‘韩医’是医学的一部分”。

  韩国人的金属活字印刷术被承认,这倒不是一条假新闻,不过由此认为韩国“偷”了中国的活字印刷术,则纯属过度联想。在金属活字印刷术这个领域国际上只承认德国的古登堡是最早的发明者,但韩国人拿出的充分的资料记载,甚至拿出实物证明了来自韩国的同样的发明比古登堡早了70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已经承认韩国人的此项发明,为此世界各地教科书也将作出改写。

  关于韩国“抢”了浑天仪则是纯粹的误解。韩国纸币上那个貌似浑天仪的东西其实是韩国编号230的国宝浑天表上的一部分,并不是浑天仪,韩国的混天表虽吸取了中国因素但也吸取了当时新兴的西方科学因素,最大区别是韩国浑天表中心是有地球的,而中国人当时还认为天圆地方,因此浑天仪中心没有地球。其实最早发明浑天仪的也并不是中国人,而是公元前255年的希腊人。

  2008年7月31日,广东《新快报》国际新闻版转载了《韩国历史教授有此研究“成果”:孙中山又成了韩国人》,报道中称,这是韩国“朴芬庆”教授的研究成果。对此,《朝鲜日报》8月1日澄清:从未报道过这一内容,这是“假新闻”。另外,韩国成均馆大学历史学系也并没有名为“朴芬庆”的教授。其实这个新闻中的“朴芬庆”很明显的来自“嘌愤青”的谐音,“嘌XX”是一句南京话,也难怪广东媒体被忽悠了。

  不过“抢祖宗”的谣言越来越多样化,冒出了诸如西施是韩国人,李时珍是韩国人,姚明是韩国人后裔,是韩国人后裔,熊猫的故乡发源地在韩国,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是韩国人等等多种版本。这些谣言时至今日仍然被不少人相信。

  韩国的“广开土皇帝”也跟着这个谣言出了大名,据说,这个皇帝当政期间,韩国领土面积达到了2000万平方公里,而考虑到截止2009年9月4日,中日《间岛协约》也将满百年,韩国右翼曾两次发动国会提案,声称《间岛协约》是不平等条约理应废除——中国马上就有“学者”出来说,要警惕韩国的领土要求。

  认为“韩国声称某一块土地曾经是韩国的一部分,其目的是为了韩国拥有主权”,这种领土概念基本上还停留在前现代,实际上任何一块土地都只属于生活在那里的人民,他们在这块土地上建立或者承认什么样的国家,相对于他们对土地的实际所有而言,是一个非常次要的问题。如果我们承认国家并非天然的土地拥有者,而只是一个历史的产物,那么“自古以来”这种说法就变得毫无意义,否则,欧洲古罗马帝国的后裔在今天的权益就根本扯不清楚,德克萨斯和加利福尼亚也“自古以来”就是墨西哥的一部分。9月4日已经过去了,韩国政府并没有对长白山和延边提出什么领土要求。

  中日韩三国历史上一直恩怨交织,在韩国之前,日本才是中国愤青们最大假想敌,关于日本的谣言大大超过今天关于韩国的谣言,不过随着互联网时代的文化交往频繁,中国人发现原来日本是全世界佛教最兴盛的国家,日本年轻人除了极少数荷尔蒙分泌的过剩的右翼愤青,大多没有什么想象中的“狼性”。日本人还特别喜欢炫耀自己热爱大自然,喜欢小情趣,简直像中国不成器的文学青年一样腻腻歪歪,甚至日本还出现了不少宅男和色即是空的“草食男”——要“决战沙场,马革裹尸”,这实在不是什么像样的对手。而韩国则不一样,他们似乎也很民族主义,也很讲“狼性”,也喜欢“霸气”,并且常常流露出一种大而无当的民族自豪感。

  最近几十年,由于中日历史恩怨,被认为同样与日本不睦的韩国人一度成为中国民族主义想象的理想摹本,尤其是那个在日本使馆门前断指的韩国青年,也成了“有种”的代表。中国媒体曾经盛赞韩国人“生土不二”,不用日本货,但实际上韩国人用的日本货一点也不比其他国家少;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风暴席卷韩国,中国媒体赞美韩国国民为国家渡过难关纷纷献出自己的黄金,掀起全国性的献金运动从而使韩国重新站立起来,但其实国民的私人黄金都是韩国政府花钱收购的。这些“善意的谎言”虽然被辟谣,但是那个咬牙切齿,憋着一股狠劲的韩国人形象却保留了下来,而这显然不是一个会招人喜欢的形象。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央广网介绍_央广网 YY注册用户数破10亿 五年增长1 海外“烧钱”YY连续三个季度净 如何申请yy频道 YY如何申请四位ID
正版免費资料| 今期三码免费提前公开| 香港杀尾公式最准网站| 香港红牛网白小姐| 香港六和合开奖时间表| 黄大仙心水论坛| 生财有道彩图库生财有道彩图库| 奇人偷码中特三十六码| 钱多多精品资料网| 香港马会黄大仙资料|